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@~~~花语

xiao@ on the way, keeps a place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时尚休闲,稳重大方。勿问有关私人问题。此博用于朋友之间相互交流,共勉共进,谢谢合作!晓@8岁的年龄,是开博的年龄。谢谢朋友的仔细与关心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朗诵——风流歌  

2011-12-15 12:54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风流歌

 纪宇

 

风流歌之一
一、 什么是风流
风流哟,风流,什么是风流?
我心中的情思像三春的绿柳;
风流哟,风流,谁不爱风流?
我思索的果实像仲秋的石榴。
我是一个人,有血,有肉,
我有一颗心,会喜,会愁;
我要人的尊严,要心的颖秀,

不愿像丑类一般鼠窃狗偷!
我爱松的高洁,爱兰的清幽,
决不学苍蝇一样追腥逐臭;
我希望生活过得轰轰烈烈,
我期待事业终能有所成就。
我年轻,旺盛的精力像风在吼,
我热情,澎湃的生命似水在流。
风流呵,该怎样把你理解?
风流呵,我发誓把你追求;
清晨——我询问朝阳,
夜晚——我凝视北斗……

 

遐想时,我变成一只彩蝶:
     “呵,风流莫非指在春光里嬉游?”

 
朦胧中,我化为一只蜜蜂:
    “呵,风流好似是在花丛中奔走。”
我飘忽的思潮汇成大海,
        大海说:“风流是浪上一只白鸥。”
我幻想的羽翼飞向明月,
         明月说:“风流是花下一壶美酒。”
于是,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梦,
梦见人生中的许多朋友——
他们都来回答我的问题,
     争辩着,在八十年代谁最风流。
理想说:“风流和成功并肩携手。”
青春说:“风流和品貌不离左右。”
友谊说:“风流是合欢花蕊的柱头。”
爱情说:“风流是并蒂莲下的嫩藕。”
道德说:“风流是我心田的庄稼。”
   时代说:“风流是我脑海的金秋。”……
 风流哟,风流,请你回答:
这样的理解是不是浅陋?
风流哟,风流,请你开口:
 你有没有不变的标准让我恪守?

二、 风流的自述

我就是风流,我就是风流,
    我是僵化的敌人,春天的密友。
我像一朵鲜花,开在枝头,
我像一个姑娘,目光含羞;
我像一只牡鹿,跳涧越沟,
我像一头雄狮,尾摇鬃抖。
     有时,我是无形的,像清风徐徐,
     有时,我是有形的,似碧水悠悠;
      有时,我化作新娘秀发上一段红绸,
      有时,我变成战士躯体上一副甲胄;
 有时,我是明眸里的一丝火花,
 有时,我是笑靥上的一涡蜜酒;
有时,我是铁马冰河风飕飕,
有时,我是气吞万里雄赳赳;
     更多的时候我不是饰物和形体,
   我是内心里对美的热烈追求!
 人类多长寿,我就多长寿,
  我比甲骨文的历史更加悠久。
我曾和屈原一起质问苍天,
我曾与张衡共同观测地球;
张骞通西域,我在鞍前,
鉴真东渡海,我在船后。
我曾陪花木兰替父从军,
我曾跟佘太君挂帅御寇;
 多少回呵,我随英雄报深仇,
  一声吼:“不扫奸贼誓不休!”
多少次呵,我伴志士同登楼,
    高声唱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……”
    血沃的中原呵,古老的神州,
  有多少风流人物千古不朽!
花开于春哟,叶落于秋,
  历史不死呵,又拔新秀——
  君不见:江山代有才人出,
现代人比祖先更加风流!
     什么三点秋香,什么拼生觅偶,
   这样的风流韵事,已显陈旧;
    什么题诗红叶,什么葬花土丘,
 这样的爱情传奇,早就听够。

  八十年代呵,要有新的歌喉,
要唱新的风流歌谁来开头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迎春花的小嘴巴,到火车头的喇叭口,

风流进行曲在昂天鸣奏!

三、 我和风流
        一场动乱,我们喝下自己酿的苦酒,

风流也被看成是毒蛇猛兽。
我心灵的土地,堆满石头,
我感情的河床,渴得难受。
整整十年,在沙漠上跋涉,
  我渴望一块有水有草的绿洲。
  面对现代科学,我神情茫然,
像一个刚走出森林的猿猴。
 人生之路呵,可惜不能重走,
 青春逝去呵,只有伤痕遗留。
我曾经消沉,我曾经执拗,
     自以为把人间的一切都“看透”。
  我一度沉湎于虚荣的引诱,
错把赶时髦当作风流——
借一架录音机替我遣忧,
 靠一把六弦琴把灵魂拯救。
西服加领带,裤子喇叭口,
  哪管贴身的破衬衣有领无袖;
皮鞋能照影,头发抹足油,
 谁知我脚上的袜子露着趾头。
跳舞呀,我尽情地跳,
  不惜在打蜡地板上眩晕了头;
溜冰呀,我随意地溜,
 但愿在轻松愉快时忘记忧愁!
   可这样的日子呀,也不能长久,
 昨天的时髦呀,今天已落后;
那扫地面的喇叭裤已不新鲜,
那催人睡的流行曲我已听够。
    风流呵,你不常在街头巷尾嬉笑,
也并非老是在舞会里逗留;
 舞曲是生活之歌的一个间奏,
  没有完整乐曲,间奏何用之有?
娱乐是生活之书的一页插图,
  没有鸿篇巨制,插图何以附就?
红尘呀,谁能看破?
    看破不过是悲观自弃的一个借口;
未来呀,谁能猜透?
    猜透不过是妄自尊大的一个理由。

真正的风流究竟是什么呀,
我有在沉思中皱起眉头……
四、 真正的风流
这才叫风流,这才叫风流,
 敢于和残酷的命运殊死搏斗!
这才叫风流,这才叫风流,
 在历史的长河上驾时代飞舟!
  在枪口下揭穿造神者的阴谋,
把一腔滚烫的血洒在荒丘;
  在棍棒下祭奠好总理的英灵,
让无数洁白的花在在胸口!
        把祖国请到世界体坛的领奖台上,
让她听一听国歌的鸣奏;
      把红旗插在珠穆朗玛的最高峰,
让她摸一摸蓝天的额头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地雷密布的山口请战:“让我先走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完成任务撤退时高喊:“我来断后!”
         性能还不稳的新歼击机,我去试飞,
         烟云尚未散的核试验场,我去研究。
       像雷锋那样热爱平凡的工作岗位,
 不管到哪里,都是一台车头;
      像焦裕禄那样关心灾民的柴米油盐,
纵然是死了,也要浩气长留!
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,
     今朝,就是实现理想的战斗——
炉前激战,酿一炉红酒,
遥举金杯,为祖国祝寿;
海上疾驰,抖一条白绸,
浪献哈达,赠四海五洲。
    在西德考博士学位,对答如流,
一片绿叶舒展,预示金秋;
  去美国作旅行讲学,切磋研究,
一枝红杏出墙,满园抖擞……
竞芳争艳呵,是花的风流,
傲雪凌霜呵,是松的风流;
北斗的风流是指示方向,
卫星的风流是环绕地球。
  我们是人,钟天地之灵秀,
我们的风流似天长地久!
我们干的是各行各业,
      我们对风流却有共同的追求:
         “一口清”,是查号话务员的风流,
         “一刀准”,是肉店售货员的风流;
      “神刀手”,是女修脚工的风流,
       “描春人”,是清洁队员的风流……
     我们要让服装和心灵同样美丽,
     我们应使物质和精神同样富有!
  从劳动中提取快乐作为报酬,
  从奋斗中夺来胜利当成享受。
  呵,每一条无法解释的现象,
   都可能是一门新兴学科的入口;
每一项成绩都靠汗水浇就,
     每一个问号都可能“曲径通幽”!
     劳动、创造、进步——无止无休!
     爱真、爱善、爱美——不折不扣!
    这是真风流哟,这是真风流,
把时代的彩笔紧握在手;
绘四化之图,建幸福之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铺锦叠秀!
         让人民说:他们受过挫折,摔过跟头,
     可他们把时代的使命担上了肩头;
        让历史说:他们善于思索,敢于战斗,
 不愧是中华民族的一代风流……

风流歌之二
一、 再唱风流歌
  写风流哟,赞风流,五度春秋,
当年的《风流歌》可曾陈旧?
 恋风流哟,爱风流,情满歌喉,
今天唱《风流歌》,谁来带头?
     五年呵,大河奔腾,鱼龙竞游,
风涛里奋进着多少飞舟;
        五年呵,帆乘风行,船击水走,
激流中一批人才造就--
       现实里的“牧马人”,算得上风流,
  逆境中二十年,把心理学研究;
“当代的保尔”,不愧为风流,
   在生活的沙漠上开拓理想的绿洲。
     华山抢险的英雄,是群体的风流,
在紧急的时刻把壮歌高奏;
    如鱼得水的新厂长,是企业的风流,
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挺胸昂首。
是风流的时代哟,时代的风流,
把一曲《风流歌》,播向九州!
  此刻,窗与窗对开,心和心通邮,
秋风吹过你,也吹过我的胸口。
一只只鸿雁,把门轻叩,
     衔来青山的回声,潮汐的问候;
“风流爱我们,我们爱风流,
     朋友呵,新的风流歌何时写就?”
    望东西南北中,竹绿松翠花事稠,
再唱风流歌,怎分谁先谁后?
    看工农科教文,致力改革争上游,
风流最属谁?难评孰劣孰优。
 我思哟,想哟,感到才情不够,
   我写哟,改哟,时常捉襟见肘……
   苦恼中,一包泥土飞到我的案头,
捧着它,像把祖国河山捧在手。
这泥土,寄自老山前线的壕沟,
土里有誓言,更有战士的追求。
握握它,一块块弹片咬我手,
闻闻它,一阵阵硝烟呛我口。
一道闪电划过我思索的云头,
 战士,战士才堪称风流的魁首!
我的心飞向老山,飞向南疆,
顿时,胸中响起了枪鸣炮吼。
我要替战士,唱血染的风流,
   第二支《风流歌》,为战士独有!
二、 血染的风流
……血流得够多了,可还在流,
三角带已扎不住我重创的伤口;
……血流得太多了,可还要流,
急救包已难急救我垂危的战友。
  方才在写家信,请客血染衣袖,
圆珠笔还夹在他被炸断的手;
刚刚在说北京,转眼弹裂身首,
此生不能去英雄碑前把影留……
我不愿意死,死不瞑目,
  不甘心就这样被死神劫走!
 我爱生活,爱得情深意厚,'
我想亲人,想得心都颤抖。
    战斗间隙,依在坑道闭目神游,
梦幻中又映出心上的镜头:
母亲瞩望着我,伫立在村口,
怎忍心让她的白发再添新愁;
妻子挂记着我,为我担忧,
       我作河床,她的爱才能欢快地奔流。
  刚出生的儿子不需要我的勋章,
   有我,他才会有一个完整的中秋;
我看见了梁大娘,看见了玉秀,
一个花环,怎能罩住千百个坟丘。
  猛然间,一阵枪声把我惊醒,
我转身抓起枪,投入战斗--
    祖国需要我,她的领土要我坚守,
     于是,我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在脑后:
    以身排雷,为了胜利我敢粉身碎骨,
     “向我开炮”,我像王成一样大声怒吼!
身绑手榴弹,与敌人同归于尽,
拉响爆破筒,和阵地共存共留。
   我死了,阵地上找不到我的尸首,
泥土中渗进了我的忠诚和血肉;
我死了,化作老山上白云悠悠,
死也搂着祖国的山峰不肯放手。
祖国,你看见我的遗书了吗?
 血染的信封,装在血染的衣兜:
“年迈的妈妈,不要为我把泪流,
为国捐躯,江山不倒儿不朽;
 “亲爱的妻子,不要为我把心揪,
  愿你重获得幸福,在改嫁之后……
“未见过面的儿子呀,别怨爸爸,
   爸爸是军人,军人不能让祖国蒙羞;
“爸爸爱你,爱你妈妈和奶奶,
   正由于爱,才使我血洒荒丘……”

三、 两种风流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候,在你拉响爆破筒的时候,
    北海的划船已载不动过多的温柔;
美丽的花伞,轻拂着杨柳,
人面与花影在水面上漂游。
     就在这时候,在你身中数十弹的时候,
 浦江的石凳已被爱神一条条占有;
喃喃的情话,相偎相搂,
     拥抱和接吻使月儿也觉得害羞。
        剧场在演《天鹅湖》,梦一样轻柔;
      舞厅正跳迪斯科,青春在旋扭……
  差别竟然这么悬殊,注定要--
    有人流血牺牲,有人安乐无忧!
 生活就是如此现实,时刻是--
   有人慷慨赴死,有人笑上酒楼。
既然战斗已开,国门要守,
不是我流血,就是你血流;
“那就让我流吧,祖国,
         穿一身军装,就要有军人骨头。”
  既然门外有盗,必须战斗,
  不是你断头,就是我断头;
“那就让我去吧,妈妈,
         是祖国之子,就该和祖国同仇!”
    你们是清醒的,清醒如高山昂首,
    你们是理智的,理智似江河东流。
不就是为了祖国的安全吗?
 你们才视死如归,粉身御寇;
不就是为了祖国的安全吗?
 你们才披荆斩棘,血写风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你吻别刚四个月的婴儿,来钻山沟,
枪林弹雨中把伤员抢救;
同志的伤口连着你的心口,
      伤员一声呻吟,你的心一阵难受。
你护理不停,你唱歌不休,
  熬红了眼睛,唱哑了歌喉……
 梦中,你又听见儿子的哭声,
       醒来却把全部母亲的温情献给战友!
  你临近复员了,未婚妻频频招手,
妹妹来信说,家乡富得流油……
为你做了家具,为你盖了小楼,
新买的汽车等你回去大展身手。
可战斗开始了,是走还是留?
  你把不该你挑的担子抢上肩头!
头顶炮火如网,路面地雷似豆,
你驾驶的"解放"在火海里遨游。
  你死了,死在未婚妻望眼欲穿的梦里,
死在小妹妹为你布置新房的时候……
你大学毕业了前程如锦似绣,
 为什么又考进军校,重学再修?
女朋友说你“傻”,和你分手,
      男同学怪你“痴”,将“自作自受”。
可你走上前线,带兵战斗,
        一块饼干分着吃,一支香烟传着抽。
大学生的价值该怎样衡量,
     战争的天平,能称出他们的操守!
此刻,听听他们的心声吧,
生者和死者有些什么要求?
“我最大的愿望是去首都一游,
把笑脸定格在天安门城楼。”


“我最高的索取是得到诗一首,
      不要用'傻大兵'来亵渎我的灵柩!”
“社会的承认,是我最高的褒奖。”
“人们的理解,是我最大的渴求!”
“亲人在我身边,打仗何曾怕断头!”

“祖国在我身后,化作尘埃也风流!”
四、 比风流更风流
南疆的风,在我胸中吹,
南疆的水,在我笔下流。
       滚烫的老山土,一颗一粒都作证,
       血红的木棉花,一朵一枝全开口。
说战士的精神,花也泪下,
讲战争的残酷,山也颤抖。
     这是建设时期,人们习惯于伸手,
 做一分贡献,应得一份报酬;
    这是和平年代,生活布新除旧,
有权力劳动,就有权力享受
 战斗是局部的,局部的战斗,
  可局部的往往是更激烈的交手。
    天涯万里,容易被后方忘在脑后,
      论功行赏,不该遗漏却常会遗漏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只因为,虽然你那方天,弹雨纷飞,
可他这方地,花茂林幽--
 发明创造者,可申请专利,
   战士的"专利"就是流血抛头!
     他超产的五件衬衣得到了奖金,
          你排第五百零一颗地雷时被炸飞血肉。
     一百个战士慷慨赴死,眉不皱,
    为了夺回母亲衣襟上一个纽扣;
     一千名勇士严阵以待,雄赳赳,
      为了保证祖国一朵花不被贼偷……
男儿的阳刚,女儿的娟秀,
在这里交织成战士的风流;
女儿的风流,男儿的风流,
    都踏着硝烟,踏着战鼓的节奏。
是你们,写下了最美的诗,
是你们,扣出了最好的球!
是你们,在酿造生活的美酒,
是你们,保卫着真正的风流。
    大地的卫士,你们比大地还富有,
    风流的屏障,你们比风流更风流!
    人民作证:关于理想,关于追求,
你们的理解比现实高上一筹;
   历史作证:关于献身,关于风流,
 你们给中国青年带了个好头……
   1985年9月18日写于青岛 回顶部
风流歌之三
一、三唱风流歌
 说风流吆,唱风流,情飞九州,
  第二支《风流歌》,又不胫而走。
 追风流吆,赶风流,各领千秋,
《风流歌》已赢得无数个朋友。
诗情心头涌,如箭在弦上扣,
一旦射出就不再归作者私有。
读者的期待,变成我的担忧,
三唱《风流歌》要再等多久?
我好像伴唱者被推到台中,
    在灯光和众目下已顾不得害羞。
      ……进军誓师,应痛饮三杯美酒;
      ……登台唱歌,该连唱三曲风流!
     第三支《风流歌》我还没有想好,
 可热心的朋友已在替我运筹。
福建的读者寄来水仙的花球,
他们把春光和建议一起付邮:
  请写海外赤子,难忘故国中秋;
  凝固的梦,有清泉半杯芽即抽。
天山的来信载着雪莲的温柔,
他们用秋色和深情撞我胸口;
  请写各族青年,汗水浇出绿洲,
瓜果飘香时,看金银满沟……
身虽已离职,心却没有退休,
  不能架桥铺路,也把夜色巡守。
盲姑娘的来信又使我心灵颤抖,
  虽是豆蔻年华,却从来未见豆蔻;
我是残疾人,却有不残的爱和忧,
  没有完美的身体也要唱完美的风流!
情比春风暖哟,信似雪花稠,
     来自云南,要自海青,来自广州……
有人建议写矿工,将阳光采掘;
有人让我写医生,把生命挽救;
有人让我写教师,将自身奉献;
有人让我写海员,把世界周游。
  特区人夸深圳,改革与开放齐飞;
   伐木者赞林区,百鸟共晨曦和奏……
 唤八面来风,吹开胸中的层楼,
我该怎样提纲携领,不落窠臼?
        只要写“一”,就可能把“万”遗漏,
生我养我的热土上峰峦竞秀!
可读者的情谊有多么深厚,
   要我不唱风流,除非血凝笔锈。
     纵然不能像“飞天”散花在云头,
 也要学子规,啼血而不休……
二、时代与风流
一个时代自有一个时代的风流,
伟大的风流是伟大的改革造就。
我思索一九六六——一九七六,
  剿灭风流,造成日历溅血的春和秋;
我唱过一九七六——一九八六,
    三写风流,靠怎样的巨笔承前启后?
我渴望把时代大潮的浪花解剖,
  我呼唤最先吟唱风流的诗界泰斗。
     我姓苏,从来不敢妄称是东坡之后,
 可苏东坡的大江在我胸中奔流。
江水闯三峡,过白帝,奔海口,
 老前辈呵,你恰似江中砥柱长留!
是你举杯问青天,明月几时有;
是你赋诗表心迹,但愿人长久。
  可你吟唱的“风流”事过境迁
词典上的概念也显得太旧。
邀请苏居士,再回故国漫游,
  看八十年代的年轻人何等风流;
“……我们是石油工人,铝盔上风急雨骤,
孤东会战,从四面八方汇集到黄河下游。
“中国最年轻的土地,一片沙洲,
只见黄蓿菜的影子向海滩摆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声令下,我们开始了“滚动开发”,
五十五部钻机同时怒吼。
“地下的太阳河把我们引诱,
我们血管里半是热血半是原油。
“战井喷,舍生忘死成为活的雕像,
打深井,夜以继日敢把地球钻透!
“黄河哟,高昂起希望的龙头,
听一曲新的大合唱,高唱风流!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是现在探险者,去长江漂流,
皮筏子陷江底我壮志未酬。
“我的考察笔记还没有写完,
征服天险的梦被旋涡卷走……
      “我没有死,我的灵魂化一朵浪花,
霜晨月夕,在波峰上招手。
“于是,后继的勇士们上来了,
脚踏长江源头追朔历史源头。
“意志组装的密封船昂扬下水,
漂流的是理想,漂流的是追求。
“虎跳峡水急,金沙江壁陡,
     可我们心中的风流歌直重霄九!”
    “我是一个青年教师,钻进野山,
自费考察野人已八个春秋。
  “行囊背在肩上,遗言装在衣兜,
我随时可能把身体喂了野兽。
    “神农架的雨淋,葛川江的风抽,
餐风饮露更使我面黄肌瘦。
 “睡觉身绑树上,伤病只能自救,
地震和塌方也没有让我后退。
 “为了祖国,为了解开野人之迷,
我几次被当成逃犯盘查拘留。
    “舍身探索才能体会到真正的风流呵,
 为科学吃苦是我最大的享受……”
     “……我是自愿到拉萨的北京大学生,
骑自行车去报到,把河山看够。
“B——L计划,盘古没有,
    一路考察民俗民风把社会研究。
“露宿荒山野岭,和狼比过耐久,
我的双目菁菁,狼眼绿光幽幽。
“只能邀月作伴,月又被云劫走,
就着孤独的篝火描画心中的锦绣。
“踏平千辛万苦,终于凯歌高奏,
       我把北京的朝霞载到布达拉宫门口……”
愿生如夏花之灿烂,为美奋斗,
愿死如秋叶之静美,尽快腐朽。
化作春泥更护花,美将再生,
    何须风吹落花上枝头,过分要求。
请苏轼为现在人修该词句:
     大江东去,浪淘不尽,千古风流!
三、改革的风流
  有冷热不均的温度就,就有风生;
有高低不平的地表,就有水流。
心对着开放的世界,我正沉思;
 面迎着改革的现实,我正探究——
      昨天的封闭禁区,今日随意行走,
改革开垦出新观念的犁沟;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去的“旁门左道”,如今已被普遍接受,
发展的逻辑在这里布新除旧。
可改革远不如想象的那样顺溜,
带血的脚正受阻于荆棘和壕沟。
   封建意识和不正之风如螃蟹一篓,
撕扯着,钳加着,纠缠不休……
你创多少成绩就有多少诅咒,
你革多少弊端便惹多少怨仇。
你在阵前拼,有人在墙上瞅,
        需要批“右”时你又是天生的“右”。
活靶由你当,枪在他们手,
  任你做身摸都有人暗中鸷肘。
 
   告不倒的好厂长呀,你何错之有,
 只因为精干就被庸才当作对手。
   有的厂长无路可行,像山堵门口;
  有的企业无计可施,如落井之牛。
改革的征途有无数次搏斗,
     历史的大路下铺着献身者的血肉!
    有人悲叹:“他生未卜此生休。”
    有人放歌:“一息未断仍风流!”
  “我是旗杆,总要把旗杆举过顶”,
  “我是锥子,纵然先烂也要出头!”
     “登山做挑夫”,“驾船我当舵手”,
       “站立我学桥墩”,“载重我是车轴”!
路也漫漫呵,云也厚厚,
      中国又走到一个新的路口......
四、齐唱风流歌
    是时候了,现在是最好的时候,
政治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;
是时候了难得有这样的时候,
国家体制的改革岂能常有!
改革出人才,改革出领袖,
改革出效益,改革出风流。
山唱风流歌,唱绿肥红瘦,
        用陇上的“花儿”,陕北的信天游;
水唱风流歌,唱巨轮轻舟,
  借黄河船工喊,长江纤夫吼。
      朋友呵,请你们续写各自的风流,
       以雄浑的交响乐代替我竹笛的独奏。
昆仑吹铜号,蛾眉做鼓手,
 五指山的五指往琴弦上揉……
  唱珠海的渔女,草原上的骑手,
唱无愧的风流人,为民解愁!
      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,算不得风流;
     双耳塞豆不闻雷鸣的,实在是浅陋!
     知会咬文嚼字背死书的,是假学问;
 能文能武能应变的,是真优秀!
    只知以权谋私整别人的,是野心家;
能工能商能开拓的,才最风流!
        莫抱怨,你碗里的是菜,他盘里的是肉,
饭锅饭碗都将和你的成绩挂钩;
      别灰心,你禀赋不佳,他得天独厚,
綦而不舍就能够把金石碉楼!
我赞赏东梅秋菊夏荷春柳,
     他们都在所处的季节里独占鳌头;
我歌唱天高地阔日暖月柔,
     他们都替万物的竞争提供了自由。
       蓝天风流哟,给每一缕霞光以色彩,
         鹰鹤齐飞,同唱“白云千载乐悠悠”;
   大地风流哟,地面上春种秋收,
地心火热,钻一口深井就喷油;
    大海风流哟,给每一颗水滴以活力,
    白航奋进,浪花里飞出无数只海鸥。
人民风流哟,水能载舟能覆舟,
  推动历史,民主和科学是左右手。
 我就是人民,人民在齐心奋斗,
   民心将铸九鼎,证明改革之不朽;
  我就是历史,历史之路正在翻修,
    未来车轮滚滚,载着一代代风流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